「如果......」「有时候......」「所以......」这是我经常说的口头禅,但其实是我用来避开现实的借口。

大家好,我是Kwong,一个喜欢用故事去纪录人生的人。说起Kwong这个词,是我一个老外朋友给我的,源自于我的名字“广”的粤式拼音。

记得有一次从金沙坐209公交到市中心──禅城,想体验一下早起晚归的工作模式。那一天是在8月份的6点20分,在沙边市场等第一班公交车,也是第一次自从高中毕业没上大学很早地外出。

啃着面包,喝着维他奶,看着还没睡醒的人踏上丹02线路,听着车上时不时传来的呼噜声,自己心里暗喜,幸亏自己是Freelancer(自由职业者)。清晨的第一班车,车速是格外的慢,到镇中心的换乘点要40分钟。公交每经过平房,当太阳映照在脸上的时候,我问自己是不是做Freelancer的料,内心却一直是支支吾吾的。

7点15分,到达金沙邮电局,本以为没什么人等车,但事实却来了个反差。看着一大堆人,自己也不知道往哪里站,当209公交停到站台的时候,我就被人流推上车。

这台209公交跟丹02没什么区别,只是呼噜声更大而已。过了几个站,上来的是一对身穿校服的情侣,他们找不到座位就在我旁边站着。而我呢,时不时地偷瞄一下,当看到那男生稚嫩的脸孔时,我不禁地回忆起中学时代的那段幼稚恋。

到佛山创意产业园上班,坐公交要一个半钟左右,路程接近30公里。每经过一个站点,看着越来越多人上车,年轻人中还夹带些老年人,自己心里有点不好受,但是听着黄凯芹的演唱会,仿佛跟世俗隔绝,心神早已在每一句充满诗意的歌词中往返。

那一年是很枯燥无味,我毅然选择自学网页前端,日常的陪伴自然就是黄凯芹和张国荣的歌,可能是自身缺乏太多实战经验,在每一次应聘都是落选,最后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我选择了入门最低的Freelancer。我很羡慕当时读完大学的高中同学,他们都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,也有些早早地做高管,而自己却相似海沙,被海浪推着前行。

渐入市区,上车的人越来越多了,老年人占大多数,而且他们只是坐一两个站而已,连209公交师傅拿他们没法子。这时候是8点10分,到东方广场换乘还有4个站,我摘下了耳机,看着市区的路况,心里面突然有些咒骂,「这本来是一次体验工作的机会,怎么变成体验挤在公交的生活」;随即看着外面汽车不停飞快经过的时候,我笑了。

在换乘站那边,盯着密密麻麻的站点,我顿时失去了方向,那时候的我根本就不会用导航去乘公交,大多数都是用在骑单车。在不知所措的时候,我上错了公交,直接去了就近的总站,而那次成为我第一次在市区迷路的糗事。

「自己明明知道去“创意产业园”的路,为什么不骑单车呢?」 8点40分,穿过旧街之后,自己一路上骂自己是“蠢人”。在预算时间,每一次我都记得高中时候经常迟到晚修的情况,毕业后外出见朋友都是早到的,“迟到”这两个词是根本不存在的,因为我不喜欢别人等我,我也不喜欢经常等人。

“你迟到了,罚50元!”Mr.Lee说

9点20分,刚好到达创意产业园,这次到市中心上班的体验是我自己提出,但有个人照应是不一样的。

脱下湿透的外套,坐在榕树下,瞧了瞧周围的店铺,发现有些已经被替换了。被誉为拥有‘70%天神力’的我经常被Mr.Lee嘲笑,因为我几乎每去一个地方,过一阵子,那个地方就要改头换脸,简单来说我就是‘黑神’。就像以前面试IT公司一样,过大半年我想再去看看发展进程的时候,它要么就空置,要么搬离,要么就被取代。

Mr.Lee那时候是做保险业务员,每天早上10点就要开会,11点散会,到了下午就是自由工作时间,比做Freelancer比较有规律。记得那一天,我在笔记本上画了好多乱七八糟的图案,走过的人也时不时望我一眼,似乎想告诉我「年轻人,你这个年龄要去上班,不要呆在这里!」

市中心的10点多很闷热,在树荫下观察着忙碌的赶路人为生活奋斗,内心总有些不甘。这时,我停了下来,慢慢地向右边望去,留意到一位小朋友坐在旁边看我画画。天真的笑容,非常淳朴的婴儿脸,最吸引我的是他的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,是我长大之后很难在同年人身上所看到的。「你叫什么名字、几岁了.....」小男孩一直复制我问他的问题,盯着他,就好像盯着自己,感觉好亲切,在那段小时光里,我觉得格外开心,也是成年后第一次的幼稚。

“阿广,起床吃饭了。”被Mr.Lee叫醒后,我下意识地看了时间,11点半左右,于是我们去东方广场那边吃个快餐。

午饭之后我们休息一会,在不远处的单车亭那边租了两辆自行车,打算去普君那边逛逛。有时候,我很无奈,家人和身边的一些朋友经常问我去佛山那边干什么,我给出的答案永远都是骑单车,而且这骑车时间每次都是1个小时以上,可是没人会信我。

我很喜欢骑单车,是因为很多时候都是追求速度和体能上极限,记得有一次从东方广场骑单车到佛罗伦萨小镇,然后再回去南海车站坐车回家,一共用时3个钟,可是那次之后,我懂得珍惜膝头使用程度。

下午15点左右,回到东方广场那边买奶茶,在经过一家服装店,我愣住了。偷偷打量一下她,感觉跟以前没大变化,撇了一下嘴,内心动荡带有千言万语。在这种情况下我很难用“再遇”这个词来说,而是事实上,在那一年里,我遇见那个女生跟她妈妈一起逛街好几次了,可惜的是我跟她只有缘分。

清风起,晚霞现,19点左右我跟Mr.Lee道别,一个人独自在车站等车。有时候我很羡慕其他人,一堆朋友为他送行,而且还讨论着下次在哪里见面的事了。如果时间能往回走,我应该能更了解其他人,到时候我就会有很多朋友。然而现实中你我都习惯了离别之后那种孤独感,渐渐的就很少去联系了,哪怕是写一封信,信里字词充满哀愁,起码我知道你还安好。

同样的路线,我坐在窗边,抬头望着深蓝的夜空,时不时回想以前开心的日子。在淡淡的月光下,星星格外的璀璨,我盼望着我的世界里面的光阴可以转得更慢一点,因为我想再一次见你们和你们的笑容,同时我很想告诉你们“我长大了”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10 月 26 日 09 : 58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