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什么咖啡屋的外观使用这么多透明材料?”K先生问。

C小姐反问:“你不觉得到了晚上,当咖啡屋所有的灯亮起的时候是个很美的打卡点?”

这是他们之前第5次见面的对话。

一直以来,K先生都想找机会去拍咖啡屋的夜景,但是他担心错过尾班车。

过了半个月,基本痊愈的K先生打算去市中心那边拍夜景顺便去咖啡屋那边看看,坐公交的时候,他心里面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市区里的微风总是很匆忙,轻轻掠过,很难感受到有它的存在,但到了晚上总有着悠游自在的感觉。

抽一口烟,吐一口气,看着一群群三五知己,一对对情侣在商业街走来走去,K先生心里有少许不愉快。看了看时间,然后就把那根只抽了1/3的香烟和地上3个烟蒂丢到垃圾桶。

「人生从来就没有正确与错误的选择,只有合适自己的选择。」在拍完一些小吃店夜景之后,K先生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句话,他再看了看时间,直接离开了祖庙往C小姐的咖啡屋走去。

一路上慢跑,脖子上的2公斤重相机给K先生带来不少负担,可他没想过要停下来休息。

在咖啡屋不远处,大概300米,K先生停住了脚步,愣了下;铺设在透明材料内面的LED灯所发出来的光令夜幕下的咖啡屋如繁星般闪烁,成为整个创业产业园的焦点,就好比灯塔,给在深夜里失去方向的渔夫带来指引。

“真的,是真的很美……”K先生打从心里面说。

走到咖啡屋近处,依旧是熟悉的味道,但是,K先生见不到C小姐,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位长相非常精致的女生。当见不到C小姐的时候,K先生开始胡思乱想,估计她去深圳那边上班了。

跟那女生简单聊了几句,就点了杯普通的咖啡;C小姐的不在,K先生也不知道买哪种咖啡。这是他第一次点外带咖啡,在临走前完成了咖啡屋夜景拍摄。

从创业产业园慢慢走回去东方广场,在这一段路程,K先生有大把时间品尝这杯咖啡。揭开杯盖,闻了闻咖啡,喝了一口,K先生内心突然抽了一下,停住了脚步,笑了笑说:“原来咖啡是这么苦的!”

微风把K先生吹出来的烟圈打散,示意着他是时候坐车回家。209的尾班车上人不多,但是一眼望去座位,几乎都是坐满了人,K先生在车厢后排找到一个靠窗口的位置。

头靠着窗,手指跟随雨滴滑落的痕迹划了划,望着窗外的K先生想忘记刚才挤进座位的时候不小心踩到旁边女生的情景。虽然跟那位女生道歉了,但女生的微笑让K先生感到非常尴尬。

东方广场到罗湖市场一共有13个站点,每到一个站点,K先生都会望一下那位女生。短头发,戴帽子,耳夹,黑色眼镜框,给人一种脱俗、非常沉稳的感觉。

尾班车的车厢格外安静,有的人已经熟睡了,有的人在写工作报告,有的呢坐得笔直,看着公交在黑夜中穿梭。K先生透过窗口,看着外面的景象不停飞过,时不时想起那杯咖啡的味道,可不知为何,当他转头望一望那女生的时候,心中那种连香烟都无法掩盖的苦味瞬间被冲淡。

到罗湖市场还有4个站点,K先生一直希望旁边的这位女生是C小姐,可是大家都是戴着口罩,为了避免尴尬情况再现,K先生只能看窗外的景色。

雨势时而小时而大,那位女生望着窗口,看了看手机,似乎想做些什么。

“罗湖市场站到了......” 起身准备下车的女生惊醒了带丝丝倦意的K先生。这时,两个人对望着,K先生深深看着她的眼睛,顿时愣住。下车后,女生脱下了口罩,K先生见到C小姐后很激动地说,“Hey......” 当她回头应答的时候,公交已经缓缓地驱离站台,而K先生和C小姐一直望着对方,直至双方消失在各自的眼帘。

2年后,K先生如愿以偿拥有了自己的小型工作室,从事自媒体的同时也顺带帮别人处理IT的事情,偶尔也做做外贸。然而每当经过咖啡屋,K先生都会去那边逗留一会并抽一两根香烟,他希望能在那里遇见C小姐和喝到她做的咖啡。

人生就像故事,像风像雨又像雾,冥冥之中某些事情是注定的。

在某一个晚上,K先生从工作室离开刚好赶上了209公交的尾班车,上车后见到车上有熟人的时候,K先生笑了。也正好此时,外面下起了小雨,公交上的广播电台奏起了《想你》旋律。

K先生说: “Barista? Oui?”

C小姐说: “Oui!”

当得知K先生的故事之后,C小姐每一次在他的咖啡里加了几滴糖水,她的用意就是想让人生正处苦味的K先生带来甘味的味蕾幸福; 而那晚C小姐查看了手机照片,也很想确认那人是否是K先生。

这就是K先生与C小姐的相遇故事,他们每次见面都是在雨天,而每一个雨天都代表着广东非常频繁的雨季,在每个雨天里面穿插着我和身边朋友好多不常见的生活纪录,生活本来就像风像雨像雾,当有人在前面为你点灯开路的时候,你就要珍惜那段时光!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9 月 25 日 10 : 39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