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个改编故事并融入了6位朋友的经历,以及个人的感受,故事内容或许跟你的往事有相同是纯属巧合,请不要太介怀,谢谢!

“又开始下雨了,这大概要持续多久?” K先生边抽烟边喃喃自语

半个多月前,K先生从已经工作了2年的IT公司辞职之后搬回佛山,同时开启了新的旅途——自由职业者。

在镇中心的一个车站等着公交,车站附近没多大的变化,K先生坐在长凳上荡着双腿,很悠闲地吐出一个小烟圈。

(20分钟之后)邮电局站到了 —— 车门打开的瞬间,就传来“小K,你回来了呀?哎哟,你还抽那么多烟?!”209公交线路的每一位师傅对K先生很熟悉,当年K读高中的时候,都是坐他们的车到市中心读书的,久而久之他们就成了很准时见面的‘朋友’。

K很麻利地熄灭第六根香烟,戴上口罩,踏上209公交线路。“好久不见了,今天周二不用上班?这次到市中心找朋友玩?”公交师傅问。然而K咪着眼睛笑了笑,但他手上的相机似乎说出了答案。到市中心需要1个小时零15分,K很自然地倚靠在窗边,看着外面雨洒街头的景象,无限循环的淅淅沥沥给K带来倦意。

佛山的雨水时而温柔时而大大咧咧时而惬意,给人一种很难捉摸的感觉,可能这是广东天气的本质吧!K先生在东方广场抽完第八根香烟之后,看了下时间就不得不把准备要点着的香烟塞回香烟盒,快速地向旧街那边走去。

在旧街那边拍照,对K来说是件很有意义的事,在他递辞职信的时候,就有着想重新定义自己的打算。在佛山边缘的老城,道路都是上世纪遗留下来的旧水泥路,到处都是只有在雨天才能看到小水坑,一旦不留神,鞋子就会很容易被溅湿。4点31分,拍完一家隐匿在角落的花店的时候,刚出门口就被刚路过的外卖小哥弄湿了鞋尖,心情开始变得有点不愉快。

这时候的K先生也顾不了那么多,因为再过一会,佛山科技学院附近的中小学开始放学了,他为了要捕捉学生们‘繁忙的一面’而不得不加快脚步。从旧城区穿过祖庙,骑单车到佛山科技大学大约需要28分钟,对已经离开故乡2年并且对市中心不熟悉的K先生就是一个噩梦;5点多的市中心道路很拥堵,公交刚出过几个站口,前面就发生了事故,K开始焦虑地查看手机地图,在目的地附近的一个站口下车,快速地向校园区跑去。

错过了理想拍照时间的K先生很自然地到附近的创意产业园那边逛,创业产业园对他来说是带有很重感情的地方,在离开佛山前的相聚晚会、结交朋友的地方、经常面试的选择地点等等。

可就在此时,在不远处有家装修奇特,酷似太空船的咖啡屋引起K先生的注意。市中心还下着蒙蒙细雨,飘散在空气中那种区别于蛋糕应有独特的甜味并被没有被雨水冲淡,而是把K先生吸引了。

K先生也没想太多,一步一步地向咖啡屋走去,他心想着以往很多咖啡屋是没有这种味道的,究竟这家咖啡的特色还是他们在做糕点呢?

当他走到点餐口的时候,瞄了一下柜台也找不到答案;也正是此时,C小姐探出来并轻轻问道:“您好,有什么可以帮到您?”

C小姐的出现,愣住了K先生,他呆了会,打量着C小姐,足足21秒。在以前K先生的办公室,每一位女性都是穿着统一,标准的办公室装束,有的化浓妆,有的化网红妆,看起来都没什么特色。渔夫帽,黑色眼镜框,男生发型,3个小耳夹,脸上还带些青春痘,虽然不是很标青(在粤语表示出众),但给K先生一种清爽、非常脱俗的感觉,也是他在很多地方从来未见过的类型。

腼腆的K先生回过神,用自己认为很标准的粤式英语回答“Uh, well, I am very 颈渴!”此时此刻,张国荣的《想你》奏起,「呆坐半晚 咖啡早渗着冰冷」......

微风,细雨,柔情音乐还有那股醇香味造就了两个人很短暂的对话,那时候是9月1日下午17点25分。

第二次再访,K先生点了C小姐推荐的桂花拿铁。做IT的时候,K先生偶尔喝咖啡,咖啡的味道对他来说就是苦,就好似扎针,没有细微的呵护。而桂花拿铁刚好相反,桂花籽沉淀在底部,本有的微微桂花香起到很贴切地中和咖啡苦味,当桂花籽在嘴里咬碎之后,随之而来的甜味把咖啡的苦涩掩盖,好比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“Barista?Oui?”K先生问道。

“Oui!”C小姐迅速回答。

看似简单的问答,却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得更近。那一天他们俩聊了2个多小时,在这两个小时里,K先生发现C小姐跟他有很多相似地方,慢慢地喜欢上这咖啡屋和咖啡屋的味道。

醇香对K先生来说是甜美的,如每一段感情萌动的喜悦,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,K先生隔三岔五到C小姐的咖啡屋喝咖啡,而每一次离开都是傍晚7点多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9 月 19 日 10 : 13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