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的天气像热恋期的少女,变化无常,也可以这样说,广东雨水很充足。

“你好,我想要杯鸳鸯。”K先生的第8次到访,这次选择了别样的咖啡产品。

鸳鸯,香港饮料,顾名思义一半一半的搭配,就是将七成奶茶和三成咖啡混合,甜度对比桂花拿铁还要高。

“今天有工作了吗?”这是C小姐第6次问了。

9月20日,已经过了大半个月,K先生作为自由职业者的一份子,对当初的选择有少许烦恼,但对他来说,在电脑面前工作了两年是时候该休息下。

沉默的K先生摸了摸口袋里的香烟盒,看了看台面上那杯加了很多碎冰的鸳鸯并吸了一大口,心里总有些说不出来酸涩的话。

那天的市中心下着细雨,风的出现,雨的轨迹会随即改变,但在C小姐的咖啡屋,K先生一点都不怕雨水打到自己身上。

这时,爽朗的C小姐把她不想高考,直接出来打拼的事又再说一遍,顿时的尴尬气氛少了许多。这是他第7次听C小姐的往事,而且每次听她说话的时候,K先生都是双手托着下巴,打量着C小姐;而每当C小姐转身去做咖啡的时候,K先生就很自然地用相机拍下她的背影。

在这过后的第3天,那一天风和日暄,正当K先生准备外出的时候,突然手机上收到自由职业者网站的一封邀请函,写着“网站UI修改、数据库重新搭建......”,工作技能匹配度跟K先生的过往经验很合适,他当即跟雇主联系报价,一番沟通后成功拿下项目,于是K先生开始了自由职业者生涯的第一份工作。

有时候K先生回想C小姐的话,「人生从来就没有正确与错误的选择,只有合适自己的选择。」也许是C小姐早年出来社会工作领悟的人生哲理,又或者是她读懂K先生的内心所道出的反馈。

终于收到钱了!9月26日,这是K先生以自由职业者身份所赚到的钱,金额不怎么多。他见天气很温和,快速准备出门所需的东西,去C小姐的咖啡屋跟她分享这份喜悦。

从金沙邮电局到C小姐的咖啡屋需要2个小时多一点,每次去她那边在等车的时候,K先生只抽2到3根香烟。或许天公不作美,每一次到市中心都是下着细雨。

K先生以往都是穿深蓝色IT衣服,这次身穿白色T恤衫,瘦瘦的他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。

细雨,总是绵绵不绝,相似向世人倾诉着内心的不愉快。K先生骑着单车飞速地穿过旧街,当到平路时候,他熟练地单手控单车,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查看时间,生怕错过了见C小姐的机会。当到下坡的时候,K先生因躲闪前面路人使用了急刹而被甩出去1米左右。

满脸神情凝重的K先生被旁边的路人扶起,被问到「有没有事?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?」身上多处伤痛瞬间把K先生的神绷紧,一时半刻很难正常说话,但听到「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?」的时候,脑海里很清晰地投影C小姐的咖啡屋。这时候他接过单车,微微地说句:“没事,我还要赶路呐,谢谢!”而正当他走出第一步的时候,脚裸传来的肿痛告诉K先生不能行走太快。

安放好单车后,K先生用纸巾捂住肘部的伤口,蹒跚地走向C小姐的咖啡屋。雨水像是在可怜K先生,轻轻地抚摸着满脸痛苦的他,同时也暗示着他是时候用背后一直在雨天都不用的雨伞。

这段路程,K先生总有些不好受的滋味,就好比之前的鸳鸯,带有酸涩的味道。

在咖啡屋的不远处,K先生换了新的纸巾捂住伤口。也正好此时,C小姐看到了他,说:“你来了呀!”并示意K先生坐在最靠近Bar台的高椅;并不知道胯部严重臃肿的K先生在坐下去的那一瞬间,冰冷刺痛感让他有些想吐的感觉。

那一天,C小姐没戴渔夫帽,蓬松凌乱的头发远看过去参杂着故事。一边低着头装作看手机一边捂住伤口的K先生显然不想让C小姐知道,但非常善解人意的C小姐在他面前悄悄地放了杯柠檬水。

雨水打在咖啡屋的滴答滴答音,水沸腾的嘶嘶嘶音,柠檬水气泡的啪嗒啪嗒声示意K先生摸了摸口袋的香烟盒,但这次C小姐并没有太多话,只是坐在前台刷刷手机。

这时来了位顾客,打破了沉寂的气氛,但她并没有买咖啡,而是跟C小姐聊了一会。K先生得知,C小姐的前男友认识了一个又漂亮又有钱的女生之后就把她给甩了,除此之外,咖啡屋的老板最近开跑车带C小姐去深圳物色铺位开分店,让K先生印象深刻的是K小姐提及老板那台超酷的凌志RX300。

张国荣的《想你》旋律奏起......

打算悄悄离开的K先生在站起来的时候,烟盒不小心掉落并告知了C小姐。

C小姐:“你,要回去了吗?”

K先生:“是呀,不然回去就太晚了。”

拿起雨伞之后,K先生转身离开了,而C小姐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。鲜红血迹在白色的衣服上非常显眼,即便是在背后的衣角边,还有K先生一瘸一瘸的步伐也告知了C小姐部分事情的发生。

从那天起,K先生没出现在咖啡屋了,雨天也少了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9 月 20 日 08 : 08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